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

凍Pit Pit 日子的美食

四川烤魚
這個冬天特別冷,或按老婆的說法,天氣「凍Pit Pit」的,光吃羊腩煲己經不夠,還好老婆工作地方附近,不缺吃的地方,這陣子我們就吃了好些好東西。

我雖然不太喜歡吃魚,但香港有種四川烤魚 (在四川好像沒見過),香辣惹味,剛好老婆辦公室附近就有一家。寒冬之際,一店之內每盤烤魚都有明火烤著,一室皆暖。

但烤魚還只是靠明火烤著才有暖意,冬天之時吃個蛇羹,野味入肚,一身自然溫暖。但香港現在賣蛇羹的地方買少見少,婚後我倆第一個家,搭上一程短交通,總算能找到一家。後來搬家到一新市鎮就再難找到,每年冬天說要吃,都是吃不到。

蛇羹
還好最近我們發現老婆工作地方附近,就有一家吃蛇的,我們當時就說:「天氣涼的日子要來吃啊!」輾轉到了這極寒天,今晚我們就高高興興吃蛇去。

這些美味,其實相當「土炮」,烤魚店,蛇王鋪,都談不上是什麼環境優雅的廳室,但我就跟老婆樂在其中。有時老婆向我抱怨,說我都不跟她去些什麼優雅地方吃頓西餐,沒點浪漫云云。我就問老婆:「我真帶你去吃
西餐,你吃得歡喜嗎?」老婆一向偏愛很「佬」的食物,西餐什麼的,從來非她所好。老婆轉轉眼睛想想,就說:「還是不要帶我去什麼餐廳了。」

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

蠢球大戰

當年上映 Star Wars III 時,一向不特別看科幻大製作的老婆竟然有興致陪我去看。看了之後還竟然對星戰電影感興趣起來。

前年我開始留意到 Star Wars VII 開拍的新聞,告訴老婆,很少看電影的老婆竟然說:「這我要看,我要老公跟我一起看。」竟然在電影上映前一年就已跟我約好。老婆更強調:「你尤其不可以跟其他女孩子看!」 (對,朋友大概都知道,我有幾個女性朋友電影戲腳,不時都找她們看電影。) 難得老婆有興趣,我當然答應。

老婆向我「蕉蕉蕉」
這年來,我自己對這電影也甚感興趣,不時網上四處找資料看預告片,每每找到,都著老婆到書桌前,坐到她的御座——我的大腿上,跟我一起看預告片云云。

電影快將上映前,我還特意在網上租了 Star Wars IV - VI 來,跟老婆在家重看一遍,讓老婆搞懂故事來龍去脈,自己也順便重溫一下。

我特意請教過做電影電腦特技,電影字幕常見她名字的戲腳 (係呀,你呀,唔使四圍望啦,Buddy) ,她說這 Star Wars 當然看IMAX 版啦。行內專家既這麼說,後來電影上映時,儘管票價偏高,我還是乖乖付費跟老婆入場看IMAX版,好該老婆看那些「蕉蕉蕉」畫面,看得更出神。

電影如何在此不贅,反正老婆就是從買票至進場至坐下,一直都像孩子般興奮。我看到老婆像個孩子看魔術表演般,蠢蠢又興奮的樣子,我就覺得心滿意足。

看完我己立即期待下集,天行者怎麼樣固然重要,更重要卻是讓老婆這蠢孩子又可以樂上一天。

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舊酒新瓶

忙了兩三個星期,終於搞定搬家的事,新居佈置大致妥當——其實也沒什麼,我跟老婆喜歡一切從簡,傢具沒幾件,但蝸居之中,那兒放得下就放,也搞不出什麼新花樣,大緻跟舊居也差不了幾多。

住了幾天,老婆已如常說:「我們的家很愛的!」婚後至今三個居所,老婆說每個都是很愛的,大概居所好壞,不在遠近廣狹,在乎住客是否相愛。

我幾乎立即就習慣了新居,也如常在電腦面前忙碌。老婆走過房門,一跳一跳走進來,一把坐到的大腿上,要我抱著,擋著我用電腦。

在我懷中,老婆一臉不懷好意地說:「雖然搬了家,這位置還是我的。想逃過我嗎?想也不用想。」然後咯咯大笑。

我看著老婆一臉蠱惑,無奈搖搖頭,抱著老婆親了一親。

果然一切還是老樣子。

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

救命羊腩煲

吃羊腩煲這事,自跟老婆拍拖第一個冬天起,已成了天氣轉冷時我們的指定動作 (前年看這篇)。
廟街 (吳松街) 大排檔 羊腩煲
今天氣溫急降,我們在路上本來還沒想好要吃什麼,看見大排檔,就想起不如就吃羊腩煲去。

羊腩依舊美味暖肚,我倆吃得一肚溫馨。老婆一邊吃,一邊一臉迷戀般望著我。我問老婆為什麼今天特別迷戀我的樣子。老婆說:「老公對我真好,天氣冷了,就想到要跟我吃羊腩煲。很溫暖呢!」

我心想:「其實天氣涼了,我自己本也想要吃羊腩,哪有什麼特別遷就老婆呢?」當然嘴裡就不說破,由得老婆自己沉醉好了。

飯後回到家中,老婆繼續沉醉。她在浴室洗臉時,我剛巧走過,老婆一臉頑皮地望望我,眼睛不懷好意轉了轉,卻又突然自言自語說句:「算了!」

我大惑不解。老婆說:「既然老公今天帶我去吃羊腩那麼好,我今天就放過他一馬……否則,剛才你走過時我要用水潑你啦!哈哈哈!」

原來不意之間,吃了個羊腩煲,還讓我避了這一劫,真是謝天謝地……咦?



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

迷路

我跟老婆相約在家附近一個商場會合晚飯。老婆在電話裡說:「我很掛念老公啊,讓我到車站接老公。」話筒內傳來老婆得敕說著,還著我不要遲到云云。

我到達車站後,左右都看不見老婆蹤影,就打電話找她:「老婆我到了,你在哪?」

電話傳一把蠢聲音:「老公……我不知自己在哪裡,迷路了。」

昏。

好不容易找到老婆,她一臉傻笑。我戳戳老婆腦袋,說:「老婆怎麼搞的,這不過是家附近的地方,我們住這區也住了好幾年年,也經常出入這地方,幹麼還會迷路?」

老婆一臉蠢,說:「我也不知。」

我問:「哪我跟你平常來的時候,你沒認路的嗎?」

老婆說:「我猜我沒有吧……我就只懂捉緊老公跟著老公走。」說著傻傻笑。

我說:「也對,你結婚後什麼大小事情都愛理不理,就等老公看不過眼管起來,然後你就一切都等老公安排打點,現在連路都不會走了。若我那時沒娶你,大概你現在迷路了失蹤了。」

老婆說:「所以我常說我嫁了個好老公。」說著依偎在我胸膛。

我說:「但我就娶了個蠢老婆呢!」我知道老婆這樣把頭鑽到我胸口去,其實就是嫌我說話嘮叨了,也識趣不再教訓她,抱抱老婆親一親,說一聲:「蠢蛋。」

2015年11月10日 星期二

蠢話綜合

老婆蠢話多,特此綜合成篇。

(一)

老婆看著我,突然很感慨地說:「我真幸福,我的老公是你……」

我回看她,想想她幹麼突然那麼感慨。

老婆續說:「……而不是一隻曱甴。」


(二)

老婆動靜多,常說蠢話,又頑皮,活像個小孩子。

我看著看著,就問老婆:「幹麼你長得那麼大一個人,還像個小孩子?你說說,你跟個小孩子有什麼分別?」

老婆想也不想就說:「我比他們更頑皮。」

一臉得意。


(三)

有次老婆又在耍孩子頑皮,我無可奈何,唯有抱著她,然後作勢打她屁股。

老婆求饒高叫:「救命呀,虐兒呀!」

天呀?什麼「兒」呀?老婆真的當自己是孩子。


(四)

有次老婆頑皮,我如往常說:「老婆實在太頑皮了!」

老婆聽後,古古怪怪地瞪了我一眼。我猜一猜老婆在想什麼,說:「我知道老婆不是投訴我說她頑皮,她根本不在乎。她一定在想『我是頑皮又怎樣?』」

老婆說:「你搞錯了。我其實在想『多謝,這樣稱讚我!』」

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

幸福的標記

跟老婆去吃任吃火鍋,我當然老實不客氣放膽狂吃——雖一直說要吃少一點減肥什麼的。

飯後一如平常,肚腩漲鼓鼓的,老婆又一如平常指著我的肚腩在笑。

老婆笑著笑著,突然又想到什麼很愛的事情,咯咯笑著一把抱著我。

我問老婆:「又想到什麼事情了?」

老婆說:「我真是一個好老婆,把老公養得肥肥白白的,我老公真的很幸福。」

突然間,大肚腩又不是可笑的事,又成了幸福的象徵。

老婆又說:「之前老公有段時間變瘦了好一段時間,後來才又胖起來,我不知多高興。」這幾年腰圍數字上落有時,原來反而是有點肚腩才讓老婆高興。我近日發奮要多運動跑步,老婆這一說,簡直是對我意志的打擊。

我以前告訴老婆,有些女孩子就是喜歡有點肚腩的男人。老婆那時說什麼都不相信,還說是我自己胖了後自己在發白日夢云云。現在好了,她也對我的肚腩高興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