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

奇遇日本

老婆出差日本幾天,我要清假就跟著去陪老婆並自遊一下。

在皇居外巧遇天皇皇后,
心情太緊張拍得極不清楚
我跟老婆不愛購物也不愛遊旅遊點,在東京也只是隨意散步。一晚飯後圍皇居散步,竟遇上天皇出門,跟一眾在皇居外跑步的運動客,一起近距離在幾步外跟日本天皇皇后揮手,沒有反恐保安,沒有水馬圍城,煞是奇遇。

另一天,隨口跟老婆說說,什麼介紹資料都沒看過,指著地圖就決定去了橫浜。在火車上才看看到底是有什麼好去處,結果在三溪園遊了半天,逛了逛中華街。之後碰巧走過橫浜棒球場,遇上球賽剛剛完結,不少人正要散去。

我腦中一閃,拉著老婆說:「進去!」就混在人堆中閃了進場館。原來當日橫浜隊勝出,球員還在場內勝出演說,接著還有點表演,場館內還有上千藍衣球迷,興奮歌唱納喊。我跟老婆碰巧衣服都算有點藍色,就扮起球迷來一起亂叫納喊,好不熱鬧。

這些孩子的玩意,老婆最喜歡
其實早在到乘往橫浜的火車上,看了一點資料我已想到個好去處,孩子氣的老婆一定喜歡,離開球場後,就直接帶老婆過去——橫浜港的摩天輪。

一路上,老婆還猶豫要不要坐摩天輪,說什麼之前在札榥都玩過云云。我才不管,直拉她坐上去。果然,老婆坐上去不久,就興奮大笑,在廂座內走來走去——根本就是個孩子。

回程的火車上,老婆玩得有點倦,依著我休息。我問她:「在橫浜玩得高興嗎?最喜歡玩什麼?」她想也不想就說:「最喜歡玩摩天輪。」果然不出我所料。

老婆想想,就問我:「那你最喜歡橫浜什麼?」

我說:「最喜歡看著老婆玩得開心大笑。」

老婆笑起來。我見她笑得甜甜的,就親親她。

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

騾仔

圖片來自蘋果日報
老婆喜歡兩手空空就出門,不帶包包,褲袋隨便放張八達通放些零錢就出去,也因此經常漏帶東西。例如那年我倆到註冊處登記婚禮時,她就忘了帶身份證,需要正式行禮當天補回……忘這忘那,經常惹我生氣。

那有時她確有點東西要帶出去,她怎麼辦呢?她見我總會帶個包包放點雜物出門,總老實不客氣,例如她的御用小水壺、電話、外衣或要拿給別人的東西,一股腦兒就打開我包包硬塞進去,我也無可奈何。

今天又跟老婆出門,老婆自己本也拿了一點東西,走著走著,老婆就不耐煩了。說句:「騾仔,你過來!」

我說:「什麼騾仔?」

老婆也不管我,走到我身邊,熟練地打開我背包,東西往裡就塞。

待她放好,我佯作個生氣狀,叉起腰望著老婆:「我什麼時候變了騾仔的?」

老婆得敕說著:「你從來都是騾仔。」

我說:「你這頑皮……」

老婆不待我說完,就說:「別作聲,騾仔是不會說話的。哈哈。」然後一跳一跳開心跳了去。我也無可奈何。

XXXXXXXXXXXX

回到家中,當在我無聊上網時,老婆不知怎的看到我,有感而發,說:「我老公真是很靚仔。」

對於這人所共知的事實,我當然完全沒什麼反應,反而問:「我不是騾仔嗎?」

老婆就說:「我老公是靚騾仔。」

稍後老婆自個兒去睡午覺,大概她快要睡著時,我聽見她自言自語說:「我老公是騾仔。而我很愛騾仔。」


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

太陽的後裔的難民

新電視台播映流行韓劇,我得利申一秒也沒看過。但老婆是電視精,怎會放過。早兩晚她都在連環狂煲,據說已被她KO了十集,弄得很晚都沒睡。

我本也樂得兩晚清靜,但老婆也確在看得太晚了,我也不忘提點她要注意休息。她卻說:「我工作需要嘛!」原來劇集主角在聯合國工作,而老婆現在工作也與聯合國機構相關,竟然被她借此找到理由頑皮晚睡,我也無話可說,唯有好好享受得來的清靜時間。

(圖片來源)
今早一覺醒來,老婆照舊懶床,老婆半醒不睡之間,迷迷糊糊說:「老公,你要去做軍人!」

我說:「好端端我幹麼要做什麼軍人?」

老婆說:「因為軍人很有型的!」眼睛還沒睜開,大概想起劇中主角,竟甜甜笑起來。

我說:「我本就很有型,才不會做什麼軍人。」

老婆此時手伸過來,摸到我的肚子,就說:「我看你還是做不了軍人了,你這肚腩……」

此時不發作,更待何時,把手就伸過去呵她癢,笑作一團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

我也不是此韓劇唯一的受害者。早一晚跟老婆飯後在街上閒逛,偶爾看到街上廣告,有彭于晏代言。老婆一向說彭陽光又有型,我自然不以為意。

誰知當時老婆見到廣告後,說了句:「啊,彭于晏……不過我現在不喜歡他了,我喜歡……」我不等她說完,就問:「老公嗎?」

老婆竟然甜笑說:「當然不是,是宋仲基。」

管他什麼聯合國軍人,我向他宣戰了。

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

叫我爺爺

在浴室內寛了衣正要洗澡,才想起進來前忘了開熱水開關,唯有隔著門嚷嚷,請老婆幫忙。

老婆隔著門聽到我嚷嚷後,見我情況狼狽,就不懷好意起來。我聽見她嘿嘿笑了兩聲,竟回應說:「替你開熱水可不成,除非你叫我爺~爺~!」然後咯咯大笑起來。

我心想,這蠢蛋就是頑皮,無端端叫她什麼爺爺的,就說:「別頑皮,快開熱水啦!」

早幾天跟老婆遊舊大埔警署的照片
老婆不依,說:「不成,一定要叫爺~爺~!」煞有介事,突別強調「爺爺」二字。

我心想這孩子頑皮也特別別扭,不要我說什麼愛話,又不要我應承什麼古怪事,卻要我叫她爺爺。我無奈之餘,卻又不願投降,唯有央老婆說:「你快開熱水啦,老公要冷死了。」

老婆大概於心不忍,聽見她咯咯笑了幾聲,就一跳一跳去開了熱水開關,我才總算沒冷死。

洗完澡出來,見到老婆一臉頑皮,我無奈搖搖頭苦笑。老婆見到我,就一把抱著我,斜眼瞧瞧我,說:「看你樣子,一臉高興的,看來你這蠢貨就是喜歡被我整蠱的,那我沒辦法了,唯有負責耍頑皮整蠱老公啦,那才是盡責的好老婆啊!」

被老婆整了,本來正要發作,誰知老婆竟先下手為強,反說我就喜歡被她戲弄似的。無可奈何,唯有打她屁股,稍作懲罰,笑作一團。

老婆笑呀笑著,說:「我很喜歡我老公,喜歡跟他一起玩。我下一世也要嫁給他!」

我說:「我下一世可沒那麼蠢還娶你呢!」

老婆轉一把嚴肅聲音說:「老公,那樣的話,由我來娶你,你不用擔心!」

實在被老婆弄得哭笑不得。

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

奴役

我寵縱老婆,她成了小皇帝,家事什麼的,很多都不會做或不願做,唯有我替她處理。

(圖片與文章無關)
早幾天我又替她處理了小事,處理完老婆要謝我,又佔了我大腿坐了下來要我抱著親親 (是她謝我還是我謝她?) 。我心想老婆這些年就像孩子依賴我替她處理大小問題,就半笑半投訴說:「老婆呀,就只會奴役老公。」

老婆一臉寃枉,投訴說:「哪有這回事?我才是被奴役的那個!」

我心想,老婆大小煩事,覺得難搞,一聲老公,我就像照顧小孩子般替她處理掉,竟然是她被奴役?我就問:「你如何被奴役了呢?」

老婆繼續一臉寃枉,說:「我呀,要常常想有什麼差事要差遣老公去處理,想得我頭也疼了,你看我多辛苦呀……」

我不待老婆說完她的頑皮話,就一把抱著老婆呵癢,笑作一團。

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

情人節早晨

週日早上,我先起來。老婆一臉蠢,半睡半醒,但之前安排了今天跟她去郊遊,她也知道要起床了,就在床上「依依哦哦」嚷著。老婆的訊號我倒明白,聽見我就自動過去床邊抱老婆起床。

情人節跟老婆去水塘郊遊。
照片跟內文無關。
要抱老婆起床,先要把全身不用力軟綿綿的老婆扶起坐在床邊,我稍稍替老婆整理一下睡衣,然後一手扶著老婆,另一手就撿起床邊的拖鞋,胡亂替老婆穿上。穿得不好沒所謂,反正她也先不會下床走路,她還只會繼續閉著眼睛半睡著,全身軟著就等我把她抱起,由睡房抱到浴室門口放下,她才算真的起床了,自己一跌一碰摸著摸著自個兒梳洗去。

誰知今天我剛到浴室門口,還沒把老婆放下,老婆就嚷著:「我有件外衣在床上,你帶我回去拿。」我就乖乖把老婆抱回床邊去,隨手拿起那衣服,又把老婆抱回去浴室。

剛到浴室,老婆又嚷嚷:「我還有對拖鞋在床邊,要去穿回。」我想想不對,拖鞋早就替老婆穿好,低頭看看,不就好端端地穿在腳上?轉頭看看懷裡的老婆,早已睜開眼睛,一臉蠱惑地笑著。

我一把放低老婆,正要打她屁股,老婆卻伸過頭來要我親親。我一想這是情人節嘛,就親親老婆——反正寵縱老婆頑皮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這什麼情人節,根本愚人節嘛!

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

懲罰

我一向不滿老婆一些小壞習慣,每每我都嚇唬老婆說要在這裡公諸於世。她當然不許,我也只是嚇唬一下她而已,希望她改了——當然,老婆被寵得慣了,我自然不會成功。

這幾天過年,要跟外父母家拜年。我就借機嚇唬老婆:「我等會就向你父母說你的壞習慣,由他們教訓你!」我心想,反而我也向我老婆投降了,或許外父外母還可以治一治老婆。

老婆大表不滿:「你真壞,這些事不可以告訴他們……他們,他們,一向都知道啦!」

老婆說得毫無說服力,我就說:「既然知道了,說說也沒所謂啦。」

老婆說不過去,反過來恐嚇我:「你這壞蛋,若你真的告訴他們嘛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把你最喜歡的東西扔到地上去扔爆為止。」

我就說:「那你就得把自己扔到地上去,把要把自己打扁。」

老婆一聽,轉怒為笑,一臉愛的樣子,說句:「老公!」就向我依過來,要我親親。

我抱抱親親老婆,說句「蠢蛋!」,那壞習慣、告狀什麼的,自然拋到九霄雲外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