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8日星期二

奇遇

近日老婆突然問我:「老公老公,你猜我們一生之中,會不會有什麼奇遇呢?」

被老婆無端一問,我不明所以,但我反而跟她說:「你不是已有奇遇了嗎?」

老婆似乎沒想過我這樣說,好奇問:「我有什麼奇遇了?」

我說:「你遇到我這好老公不知怎的這麼疼你,不是奇遇嗎?」

老婆說:「我不是說這種奇遇。我指那些一覺醒來,竟然去了古代,然後過古代的生活,這樣的奇遇。」

我心想,大概老婆早前不知又看了什麼劇集,什麼穿越時空回到過去,跟古人戀愛云云,我覺得老套得不得了的,但老婆就是「很感動」傻呼呼地看,才有此一問。

我說:「這麼嘛,你要是真的回到過去了,你就失去了老公了,就沒有人疼你了。」

老婆說:「不會的,回到過去後,總會跟個什麼王爺王子之類的談戀愛,很感動的。」

我一邊暗嘆老套劇集害人不淺,一邊回應老婆:「怎麼會,那些王爺王子什麼的,怎可能有老公那麼疼你?」

老婆說:「會的,電視內的都會的……」她遲疑了一下,想一想,又說:「唔,也可能不會,還是老公比較疼我。我還是不要回到過去了,我不要什麼奇遇了,我要老公。」說著又膩著我起來,一頭鑽到我懷內,要我親親。

2014年4月3日星期四

老夫老妻

什麼是老夫老妻?

我想就是,昨天老公生日,但老婆整天都忘了,沒有特別慶祝,沒有禮物 (其實一向都不喜歡慶祝及收禮),直至晚上快要睡了,老婆才想起來:「哎吔,今天是老公生日呢!」才在家中不知那個櫃底找來一張她以前已送過我的咭,當送給我做禮物,而老公呢,不但不在意,反而一直在想:「這蠢蛋孩子,不知什麼時候才記起。」然後一直忍笑忍了一整天。

每天都是同樣地深愛著,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日子要記下。

收到咭後,看著蠢蛋,管他什麼生日,抱著她睡覺就是。




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

徵:試吻員多名

(原來本站有一段時間沒更新,連太太生日、太太出差八天我也沒寫。)

這幾天,老婆不知怎的又特別膩我,一整天就要攬著我手臂,要我親親。我有時隨意親一下就算,老婆還嫌不夠,要我深深「很愛地」親親 (「很愛」在此站作形容詞/副詞用)。我聽命親親後,老婆用力捉著我,把臉在我手臂上擦呀擦的,一臉幸福地微笑。

今天老婆又膩著我要我親,我唯有聽命。老婆一邊在我手臂擦呀擦時,還說:「老公,你知道你嘴唇很柔軟,你親我的時候,非常舒服的呢。」然後問:「有其他人這樣告訴你嗎?」

我心想:「生命誠可貴,有也不會說啦。」就說:「當然沒有啦。不就只有你說啦。」

我再想想,就挑皮地說:「要不,我到網上發個訊息,徵求個試吻員,試試吻著看,看看對方反應意見不就好?」

老婆眼睛轉轉,竟然覺得好玩,頑皮地大叫:「好呀好呀!你快試試找找看!」

既然如此,唯有遵命。特此告示,微求試吻員多名,試吻後要提交吻後報告,無酬……或酬以香吻一個。

試吻員不用擔心個人生命安危,事後若有人要死得慘烈,只會是我。

2014年2月20日星期四

半島過馬路去太空館 返番嚟

主場新聞:《半島過馬路去太空館 返番嚟


大概沒有人比我對此新聞更興奮了:我每天從紅磡到文化中心接老婆放工,每過此路段,都望路興嘆——明明只差咫尺,何以相隔天河?

2014年2月7日星期五

感化

我常在這裡說老婆跩,老婆有時會投訴,說我幹麼這樣公開告訴別人 (請留意,她沒有投訴我說的不真實)。

早幾天我問老婆:「你怎好意思說你自己乖?你試想一下,若你是男人,娶了個像你自己的老婆,看見她這樣頑皮,你會怎樣?」

老婆眼睛轉轉,想想就說:「哎吔,這老婆太頑皮了,要是我娶了這麼頑皮的老婆,我一定早已受不了跳海去死了……」

我說:「就是嘛!」

老婆想想,立即反口,說:「慢著,也不,我看嘛,這老婆確是頑皮,但還是不應該跳海去,而應該加一千倍地對她好,用更大的愛去感化她,讓她受到愛而變乖嘛!對,就是這樣!」

我聽著她耍頑皮,立即呵她癢。

(後話:這個農曆年假期,老婆終於花了點時間把亂放家中各處,積壓經年的雜物,收拾了一點。雖然距離完全清理還有好大一段距離,但為了「感化」她,唯有寫在這裡,希望她因此受感動,把餘下的雜物盡快清理掉。)

2014年1月31日星期五

乖孩子

剛剛老婆一跳一跳走到我旁邊,煞有介事跟我說:「剛剛嘛,我去了洗衣服。」近年老婆多處理洗衣服,我也不怎麼在意,隨便說句:「是嗎?」

誰知老婆就是待在身旁,不肯走開,我轉頭看看她,一臉期待我做點什麼的樣子。我想想,會意了,就著老婆走近,親親她,並對她說:「老婆替老公洗衣服,真乖!」老婆被我一親一讚,咯咯笑起來,就走了去。

過了不久,老婆又一跳一跳走過來,把我一些之前晒晾的衣物拿到我跟前,然後又在我身邊待著。我看在眼裡,心想:「這孩子。」就會意親親老婆,然後說:「老婆真乖,替我收拾衣服。」被我讚過,老婆又開心走了去。

轉過頭,老婆又走過來,向我說:「我不只去洗衣服,還特意幫老公洗了些他的衣服呢!」我心想:「洗衣服時不是兩人的衣服一向都一起洗的嗎?」看了看她就會意,唯有又親親老婆,再讚她一下:「老婆替老公洗衣服,真乖!」

被我親過後,走開了兩步,老婆又走回來,說:「還不止,我還替老公把衣服……」我還沒等她說完,就一手把她拉過來抱在懷裡,跟她說:「知道了,知道了,總之老婆是乖孩子,就要老公親親嘛,就讓老公親親你吧!」然後一邊親她一邊用嘴巴呵她癢。

這老婆人長大了,卻還像個小孩子,有的沒的都要老公讚一下,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。老婆被我呵了,咯咯笑作一團,大呼投降。


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

老婆很疼老公嗎?

某天臨睡前,老婆在床上看圖書。我看著她像個小孩子般拿著圖書看得專注,一臉蠢相,心內突然覺得很幸福愉快,就對老婆說:「跟老婆在一起時總是很愉快的。」

老婆聽到後,立即開心大叫:「真的?」但不到幾秒,立即扁起小嘴,眼睛濕濕,說:「老公不好,現在就很愉快,但平常卻常說老婆不疼老公。但我呀,是最疼老公的。」

見老婆無端一臉可憐相,當然先立即抱著親親。心想平常每想起老婆耍頑皮戲弄老公,或因為頑皮弄垮事情要我收拾殘局,就會抱怨說句「老婆不疼老公」以作投訴。原來老婆那麼在意。

那我問懷裡還在扁著嘴的老婆:「但你平常沒作弄老公嗎?還說你疼老公。」

老婆想也不想就說:「我是疼老公愛老公才作弄他嘛!若我不愛我老公,我才不管他,哪會作弄她呢?」

我驚訝問道:「你是愛老公才作弄老公?」

老婆一臉正經地說:「那當然啦!」

那到底我應該讓她疼還是不讓她疼好呢?

(在我寫這篇的時候,老婆在廚房準備買回來的蛋糕,卻把廚房弄得一塌糊塗。我去替她把蛋糕放好,她就一手拿了去吃,然後一臉得敕地說:「你來替我善後哦!」就一跳一跳拿著蛋糕走去吃了。果然還真是很疼老公啊!但我看著她一跳一跳吃蛋糕那麼高興,卻又真心樂意替她清理。我果然是今世來報恩的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