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7日星期一

都教授

剛剛我跟老婆說起彭麗媛早前對偉大習總年青時樣貌的形容。老婆為此樂上老半天,每想起就大笑起來 ([政治正確mode] 當然是因為十分認同啦) 。

然後老婆偶爾就跑來我面前,要我在電腦打開他倆的對比照,看看我又看看照片,就跟我說:「我老公嘛,其實也像都教授呢!」又把手放到我頭上去比劃比劃,說:「老公不如剪都教授的髮型啦!哈哈!」然後一臉頑皮咯咯笑地走去。

我實在哭笑不得。

2014年6月29日星期日

睡相

週日下午,老婆在家舒適睡大午覺。她醒來時,如常發出嗡嗡聲召喚我,我就像去看嬰兒般到床邊去看看逗逗她。

我看到老婆舒適睡醒精神飽滿,就躺在老婆身邊親親她,然後跟她說:「我最喜歡看著老婆舒服睡覺。」 (因為老婆只有這時的樣子比較乖,醒來後幾乎都只是一臉頑皮相。)

老婆當然聽得高興。我想了一想,對老婆說:「你倒幸福,你老公喜歡看你睡得甜。你只管睡就有人說你乖。」老婆聽後咯咯大笑。我轉念又說:「若你老公喜歡看你努力工作的樣子,你就慘了。」老婆立即裝出一臉可憐相。

我再想想,又說:「這還不是最慘的,若你老公只喜歡看你做家務清理自己弄出來的雜物的話,你想想會怎麼樣?」

老婆想了一想,大概對她來說這實在太恐怖,立刻別過頭去,裝睡去了。我望她一望,她嘴角顯出她偷偷暗笑。

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

老公也很蠢

每次老婆知道我更新了網站,總要很認真看看我寫了些什麼。其實寫的,不外乎都是老婆日常生活的孩子氣蠢事,但老婆讀到自己的蠢事被公諸於世,好像沒什麼所謂,反倒看得津津有味。

我今天問老婆:「我把你的蠢事都寫到網上去,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多蠢,你不介意嗎?」老婆想想,卻沒回應答我,反而說:「也對,所以老公也要把他的蠢事寫出來!」

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做過什麼蠢事,立即緊張地反駁:「我哪有什麼蠢事可寫?」

老婆不依,立即就說:「當然有!」我心想老婆不知想到什麼鬼主意。老婆說:「老公最蠢就是娶了我這個頑皮老婆嘛!」

我一聽,心想確無可反駁,此事實在蠢頂透了,娶了個蠢老婆,看著她一天到晚就在想鬼主意戲弄自己,然後卻還要親親老婆,寵縱老婆,還有更蠢的事情嗎?

此事雖然蠢頂透,但每次見到老婆那耍頑皮後,樂透大笑的樣子,還是覺得甘願讓她一直這樣開心快活下去。

雖然很蠢,但蠢得很甜。

2014年6月23日星期一

越來越小的衣服

昨天,一如以往,我在電腦前虛渡光陰時,老婆又走過來,硬要坐我懷裡要膩我。

今次,她坐到我懷裡後,肖肖說:「老公,我有些疑難,要請教你意見。」煞有介事。

有讀本站的朋友大概都知道,老婆每煞有介事,肯定就有頑皮事。但我也即管問老婆:「有什麼事呢?」

「我有好些衣服,都是那時跟老公拍拖時常穿的衣服,嫁給老公這幾年呢,都好好藏起來。」我心想,那有什麼希奇呢?

老婆續說:「這些衣服卻不知怎的,一年一年地縮小了啊,現在都不合穿了。」我轉一轉腦袋,抱抱懷內軟綿綿的老婆,就會意了,附和亂說:「啊,收起來的衣服縮小了,那自然不過呢,都被風乾了,所以就會縮小啦!」

「對呀對呀,收起的衣服都風乾了。」老婆見我會意更隨口附和,咯咯大笑說:「這些衣服都縮小了,又不能穿,如何是好?」我說:「那不如拿去舊衣物回收吧?」

「但我捨不得呢。那是我跟老公拍拖時常穿的衣服啊!」老婆突然間又感動起來,本來還在咯咯笑,卻突然又扁起小嘴,幾乎沒有哭出來:「我跟老公拍拖時很愛的。」

我親一親老婆,問她:「那我們現在不愛嗎?」

篇著小嘴的老婆想想,說:「我們現在更愛呢!」突然又高興起來,破涕為笑。對著這又笑又哭的孩子,我無奈搖搖頭。

老婆眼睛轉轉,又說:「不過我第一次跟老公拍拖時穿的那衣服,我是怎樣也不會丟的。那是很愛的。」然後轉進我懷內,又要我親親。



後記:說完之後,那些舊衣服其實至今仍未清理,跟她丟在家中各處的雜物一樣,由她說要清理至她真正清理掉,大概要等半年至一年。

走筆至此,我無奈搖搖頭。

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

蠢的女人

在家中穿了件新的家居服。老婆突然發現那是新的,打趣問我:「幹麼有件新的家居服呢?是哪個女人給你買的?」

我心想:不就是之前跟老婆去買睡衣時,我順便一起買的嗎?這蠢蛋什麼都不記得。

我就對老婆說笑說:「是個很蠢的女人。」

老婆就問:「是我跟你一起買的嗎?怎麼我都不記得。」

我把老婆的答案想一想,就說:「我只說跟個蠢女人去買啊,沒說是你啊。你承認自己是蠢人嗎?」

老婆蠢蠢地咯咯笑,一跳一跳又去看電視,不理我了。

(昨天有朋友聚會,有朋友問幹麼這站沒更新,我說立即更新,果然就做了。)

2014年5月9日星期五

睡衣

老婆的睡衣破舊,早幾年前已說要送一套新睡衣給她。每次說起,老婆都總興奮叫好。

但幾年下來,翻天覆地,穿州過省,找來找去,竟然都沒有一套合老婆的心意的。老婆對其他東西好些都沒什麼所謂,我實不知一套睡衣竟有那麼難找。

早陣子又跟老婆出外去看睡衣,看了好多家,有些看起來還不錯的,老婆摸摸看,就不喜歡了。

我問那些看起來挺美的有什麼不好。老婆說:「那些都是絲質的睡衣。」

我問:「絲質睡衣不是挺舒服嗎?」

老婆說:「不好的。電視劇裡,穿絲質睡衣的都是情婦來的,老婆總是穿棉質睡衣的。我是好老婆來的,只會穿棉質睡衣的。」

原來又是老婆那些什麼「吃零食的考試都不合格」、「要幹些轟烈事才算愛」般的蠢主意。當然,老婆不喜歡我也跟她找別的。

結果總算找到一套她口中說的棉質睡衣,而原來最重要也不是什麼情婦老婆穿的問題,那套睡衣優勝之處,只是睡褲的橡筋沒別的那麼緊,還可以調校鬆緊,就此而已。

新睡衣買到,老婆興奮得不得了。但我們習慣了先洗一洗才穿,結老婆幾乎每小時都看睡衣洗好乾了沒有。到真的乾透可穿了,就立即穿上,然後跑過來投進我懷裡,說:「我有新睡衣穿,很幸福啊!」

我心想:「老婆的幸福挺簡單呢!」低頭親她一親,她卻不太管我,只像個小孩子般一直欣賞自己的新睡衣。

2014年4月8日星期二

奇遇

近日老婆突然問我:「老公老公,你猜我們一生之中,會不會有什麼奇遇呢?」

被老婆無端一問,我不明所以,但我反而跟她說:「你不是已有奇遇了嗎?」

老婆似乎沒想過我這樣說,好奇問:「我有什麼奇遇了?」

我說:「你遇到我這好老公不知怎的這麼疼你,不是奇遇嗎?」

老婆說:「我不是說這種奇遇。我指那些一覺醒來,竟然去了古代,然後過古代的生活,這樣的奇遇。」

我心想,大概老婆早前不知又看了什麼劇集,什麼穿越時空回到過去,跟古人戀愛云云,我覺得老套得不得了的,但老婆就是「很感動」傻呼呼地看,才有此一問。

我說:「這麼嘛,你要是真的回到過去了,你就失去了老公了,就沒有人疼你了。」

老婆說:「不會的,回到過去後,總會跟個什麼王爺王子之類的談戀愛,很感動的。」

我一邊暗嘆老套劇集害人不淺,一邊回應老婆:「怎麼會,那些王爺王子什麼的,怎可能有老公那麼疼你?」

老婆說:「會的,電視內的都會的……」她遲疑了一下,想一想,又說:「唔,也可能不會,還是老公比較疼我。我還是不要回到過去了,我不要什麼奇遇了,我要老公。」說著又膩著我起來,一頭鑽到我懷內,要我親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