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

#redbeansouth


via IFTTT

週日崇拜

(圖文不符)
家附近山丘有個小教堂,經常路過卻都沒去過。

今早吃過早餐,老婆就說要去看看。

我說:「今天是星期天,人家要做主日崇拜。別搞著人家活動。」

老婆說:「我也去做崇拜就好了。人家自己做崇拜,我就自己崇拜我老公就好。」然後咯咯大笑。

對著頑皮的老婆,我無奈搖搖頭。


####

後記:早前因個人事務需低調活動,網站暫停更新了一陣子。現事情辦妥,此站重新開動放閃。

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

家務助理

(圖文不符)
家中上一位家務助理不辭而別後,一直未有新的家務助理上班,至今幾月。

家中雜物污物就此堆積。幾數月後,經過長旅行及各種煩雜事總算結束了,今天終於忍無可忍,清潔整理一下家居。

當我拿著吸塵機在家中四處清潔時,老婆說:「你這個奴隸還算乖巧。不如這樣,我付你每小時八十元,你就負起清潔家居的工作吧!」

我沒好氣地說:「那倒不如我付你每小時八十元?」

老婆說:「可以啊!你就每小時付我八十元啦!」

我心想老婆準不可能這樣就答應做家務的,想想就明白:「我知道了,你收了八十元,卻沒說要做家務。」

老婆神氣說:「當然啦!我幾時說收了八十元就要去做家務?我收了八十元,還是照樣去玩、去吃飯、去耍頑皮……」

我沒等她說完,放下吸塵機就去打她屁股。

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

老婆很忙

跟老婆一塊去健身室
我之前好幾個月,總算每星期跑一點步,六神合體就是不肯分體,都堆在肚腩位置。

相反,老婆被我說她「太幸福」說得多了,幾個月前,開始做多了點運動,但效果遠比我好,才幾星期,她就說:「跟我剛結婚時 (即約十年前) 的衣服也能再穿了!」好像我的運動都是白做的樣子。

上星期老婆出差了,當然就沒有怎樣運動過。而另一邊廂,也因為剛出差回來,老婆的衣物還得清洗,行李還得收拾。今天我去接她下班時,她就說:「我很忙呢!今天晚飯後,都不知要去做運動,還是要洗衣服收拾行李。」

我心想老婆幹麼那麼乖,又健康又整齊,面要讚她。

老婆續說:「不過我今晚啦,還有更重要的事呢!我要看.電.視!我很久沒看電視啦!」

暈。那我問她:「你不做運動或洗衣服了嗎?」

老婆說:「有時間就做啦……不過,應該沒時間了。但我無論如何,一定有時間看電視。哈哈哈!」

接機

老婆出差一星期。她不在家首幾天,也沒什麼所謂。但幾天後,就有點掛念老婆——幻想她一個蠢蛋在外,不懂照顧自己,忘這忘那,甚至迷路了,怎麼辦?雖然她出差在外公幹時間及地方都比我多,但擔心起來也沒什麼道理。

本來也沒想過要否去接機——山長水遠到機場去,時間又不易控制,又易出意外,例如航班早到老婆不知我接機自己先走了,她電話沒電沒換電話咭失聯了,搞錯出閘口結果要各自回家等。提早到機場我又要發呆,不提早又怕遲到接不到白跑一場。總之接機這事就麻煩,總想可免則免——但沒見老婆幾天,掛念這孩子,沒想太多就去了。

最後航班準時著陸,但下機清關取行李等,還讓我等了好一陣子。我唯有站在接機口發呆上網看書。

看了一會,突然有一人臉直逼我面,抬頭就見到老婆頑皮的笑臉。二話不說就親了親老婆,然後在出口處抱在一起。

老婆見著我,依在我胸口,咯咯大笑,說:「老公,我很掛念你啊!」然後又要我親親。

見老婆那麼高興,就覺得接機這樣等一等,也不是什麼一回事了。

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

家中雜務

老婆自己的鎖事,如處理自己銀行、報稅、電腦設定什麼的,以及家中的雜務,清潔、收拾、床鋪、飯菜加熱等,她基本上全都不理或得過且過,就等我看不過眼出手處理掉。

但不知怎的,她就喜歡洗服,還有自己洗晾衣服的規矩,說這樣那樣洗晾才成,否則衣服就不乾淨云云——而我記得,是結婚以後,我才教懂她如何洗服的。但沒所謂啦,她肯洗衣服,就讓她洗好了。而每次她洗了衣服後,尤其她一併也洗我的衣服的話 (分開來洗是她的規矩之一),就會過來膩我,要我讚她乖。

有天她又幫我洗衣服後,又如常過來膩我,我親親她後,她在我耳邊說:「告訴你一個秘密。」煞有介事,我知道她又頑皮了。

她說:「但我沒有洗那件紅白藍衣服。」

我問:「衣服太多洗不了嗎?」

老婆蠱惑地說:「不是。我不喜歡你穿那衣服。我不洗,你就不能穿啦,哈哈哈。」說著一跳一跳跑了去。

我還沒打她屁股。

**********

洗衣服以外,其他事老婆都總嚷嚷要我替她做,我也不知怎的乖乖就聽命。而她要我替她處理雜事,不時都會頑皮地弄些似是而非的籍口,讓我哭笑不得。

今天老婆在家中高聲叫我:「老公,垃圾箱都滿啦……」我知她鬼主意,不等她說完,搶著說:「那你乖去倒垃圾啦!」

老婆走過來,眼睛轉兩轉,就說:「我不是不想倒垃圾嘛,我太矮了嘛。」

老婆個子確小,但我問她跟倒垃圾有何關係?

老婆一臉認真地說:「垃圾箱很高嘛!」

「什麼?」我說:「垃圾箱才這麼高嘛?怎可能不夠高。」說著用手比了一比大概及膝的高度。

老婆繼續一臉認真,踮起雙腳,伸高右手,指著半空,說:「但垃圾房這麼高嘛!」

什麼鬼,半天吊的垃圾房?

我受不了,捉老婆過來坐到我懷裡,親親她又呵她癢。說:「什麼鬼垃圾房會掛在半空?」

老婆咯咯大笑。我又說:「你等我寫篇文,我就去倒垃圾吧。」果然還是乖乖聽命。

然後我就寫了這一篇。

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

奇遇日本

老婆出差日本幾天,我要清假就跟著去陪老婆並自遊一下。

在皇居外巧遇天皇皇后,
心情太緊張拍得極不清楚
我跟老婆不愛購物也不愛遊旅遊點,在東京也只是隨意散步。一晚飯後圍皇居散步,竟遇上天皇出門,跟一眾在皇居外跑步的運動客,一起近距離在幾步外跟日本天皇皇后揮手,沒有反恐保安,沒有水馬圍城,煞是奇遇。

另一天,隨口跟老婆說說,什麼介紹資料都沒看過,指著地圖就決定去了橫浜。在火車上才看看到底是有什麼好去處,結果在三溪園遊了半天,逛了逛中華街。之後碰巧走過橫浜棒球場,遇上球賽剛剛完結,不少人正要散去。

橫浜棒球場,球隊勝出
我腦中一閃,拉著老婆說:「進去!」就混在人堆中閃了進場館。原來當日橫浜隊勝出,球員還在場內勝出演說,接著還有點表演,場館內還有上千藍衣球迷,興奮歌唱納喊。我跟老婆碰巧衣服都算有點藍色,就扮起球迷來一起亂叫納喊,好不熱鬧。

這些孩子的玩意,老婆最喜歡
其實早在到乘往橫浜的火車上,看了一點資料我已想到個好去處,孩子氣的老婆一定喜歡,離開球場後,就直接帶老婆過去——橫浜港的摩天輪。

一路上,老婆還猶豫要不要坐摩天輪,說什麼之前在札榥都玩過云云。我才不管,直拉她坐上去。果然,老婆坐上去不久,就興奮大笑,在廂座內走來走去——根本就是個孩子。

回程的火車上,老婆玩得有點倦,依著我休息。我問她:「在橫浜玩得高興嗎?最喜歡玩什麼?」她想也不想就說:「最喜歡玩摩天輪。」果然不出我所料。

老婆想想,就問我:「那你最喜歡橫浜什麼?」

我說:「最喜歡看著老婆玩得開心大笑。」

老婆笑起來。我見她笑得甜甜的,就親親她。